第二百七十九章 双螭小印(2)(1/2)

加入书签

  马先生愣了一下子,那东西可是小寒的命根子,小寒去哪里都会把它随身带着。

  “小寒……”马先生有些迟疑。

  “去拿!”小寒说道。

  马先生见他坚持,当即转身向着里面走去,不多久,就拿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饰盒出来,郭胖子凑近一看,不仅啧啧称奇。

  那是一只白金镶嵌了红钻的饰盒,红钻镶嵌成了一枚红色的枫叶,钻石虽然没有那种偌大的,但是,却是精选的匀净精美的。

  就这样一只饰盒,只怕一般的珠宝公司都未必能够折腾得出来,那么,盒子里面的东西,自然更是弥足珍贵。

  郭胖子有些糊涂,这个木易到底找小寒要什么啊?应该不是清单上面的东西那么简单吧?

  小寒挣扎着从沙上坐起来,然后打开那只饰盒。

  盒子里面,装着一块美玉,雕刻成了一枚印章,但是不大。印钮雕刻成了一只小巧玲珑的麒麟,足踏石球,麒麟憨态可掬,和普通的麒麟面目狰狞完全不同。

  而那印章的颜色,却是难得一件的胭脂红色,郭胖子也是见过一些东西的人,他看了一眼,瞬间就明白过来——这是和田赤玉。

  和田带赤,哪怕只是一点点,那都是千金不易。

  印钮上面,穿着明黄色的绦子,应该是便于携带,小寒拿起那枚印章,在手中把玩了一下子,说道:“古人有割袍断义的说法,今既然找我索要这东西,那你就拿去吧。从此以后,你我再无任何瓜葛。”

  说着,小寒直接把那枚印章递给木易。

  郭胖子就站在木易的身边,这个时候,他清楚的看到那枚印钮下面的字迹——不,那不是字迹,而是两条小龙。

  凡是喜欢收藏的人,对于这个钤印绝对不陌生,这是宋徽宗的双螭小印,是他的私人收藏钤印。

  郭胖子只感觉脑袋轰隆一响,顿时就呆滞了,这样的和田赤玉,润泽如酥,感觉像是上好的羊脂里面搀和了胭脂凝固了一样,本身就是价值连城之物,如今,加上它古玩的身价,这玩意……到底要值多少钱?

  好吧,他俗气了,这东西不能够用金钱来衡量,不,用钱来衡量,似乎都是对这方小印的亵渎。

  不知道为什么,郭胖子突然就想到——宋徽宗亡国,不是没有道理的。

  木易似乎没有听到小寒的话,接过那枚印章,在手中摩挲了一下子,点头道:“不错。”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教我的,我岂会拿着假货骗你?”小寒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有了这个,你可以让那幅画变得完美无缺。”

  “你知道就好。”木易说着,当即把那枚小印收藏好,“用完我还你。”

  “不用了!”小寒摇头,他扶着沙站起来,向着里面卧房走去。

  “胖子,我们走!”木易招呼郭胖子。

  郭胖子轻轻的叹气,跟着他下楼,等着走到楼下的时候,他才现,那个马先生竟然跟了下来。

  “怎么,你还想要抢回去?”木易在楼下站住脚步,看着马先生问道。

  马先生摇头道:“小寒既然把东西给了你,我自然不会抢回去,我只是希望木先生给我一个送你离开的机会。”

  “哦?”木易有些诧异,问道,“你要送我?”

  “嗯!”马先生点点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人急急走了过来,看了看木易,把一个资料袋递给马先生。

  “你上去照顾一下子小寒,我送木易先生走。”马先生说道。

  中年人点点头,说道:“我叫了医生过来。”

  马先生便不在说什么,带着木易他们向着停车场走去。

  “木易先生,请!”马先生的车是那种牛高马大的悍马,体积庞大,这种车,空间也大,坐着比较舒服。

  郭胖子有些不放心,看了看木易,说道:“木老先生,你还是坐我的车吧,别麻烦马先生了。”

  “不麻烦,你开车跟在后面就好。”马先生说道。

  “没事。”木易说着,直接就坐上那辆悍马的副驾驶位置。

  马先生也上车,拉过保险带之后就动车子,然后缓缓的开出停车场,向着古玩街的方向开去。

  眼看着就要快要到古玩街了,木易忍不住问道:“马先生,你就真的只是送我?”

  “是!”马先生说道,“你我之间没什么好说的,我也不想和你多啰嗦什么,事实上,我看到你就讨厌。”

  木易信手打开他副驾驶座位前面的储物箱,果然,里面装着糖果,牛奶,还有一些饼干之类的小零食,而不出他所料,他也翻到了晕车药。

  “果然!”木易轻声笑道,“我就说啊,马先生也是年轻人,而且还是年轻有为,有钱有势——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应该开个兰博基尼什么的,结果你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