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四十五天行健(1/2)

加入书签

  “怎么?瞧你这神情,心中定是在腹诽朕难伺候?难不成那张正一比朕好说话?”瑞帝笑着说道。

  “草民不敢!”蔡元明赶紧答道,心中却真的在腹诽张正一当然瑞帝好说话多了。

  当然这并不是代表张正一的性格要比瑞帝温和,只是向来草创阶段的皇帝要比成功后的皇帝温和许多。

  位置变了,环境不一样了,人也不可避免跟着变,打江山的时候可是以兄弟、老师,江山定了,那便君是君,臣是臣,一点都马虎不得。

  想到这里,蔡元明心中便又多了一份谨慎。

  瑞帝本想借着玩笑来消散心中的不安,可见蔡元明神情愈发恭谨,想着自己叫蔡元明一的目的,心中仍然被莫名的不安所缠绕着。

  先前瑞帝心中的不安此时被蔡元明的话无形中又放大了无数倍,他找蔡元明是来安他的心的,希望能够从蔡元明的口中说出些对他大瑞有利的话来,结果事与原违,所以他此时更加急切的想从蔡元明口中证明自己的愿望是可以实现的,至少他所开创的瑞朝是与众不同的。

  至少可与文武开创的周朝相媲美。

  “周朝有八百年的国祚,朕的大瑞可否有?”瑞帝平息了下自己的情绪,很务实也很不情愿的将自己的目标调整了。

  既然万万世不行,八百年,甚至比八百年更长久,也是有可能的啊。

  蔡元明见一向英明果决的瑞帝此时竟像一个怨妇般来来回回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只得沉默以对。

  内心却忍不住叹息,做人啊,还是欲望小些好,否则再英明的人也会被欲望遮了双眼,蒙了心。

  “哼哼,你定是在心中腹诽朕不自量力,把自己与先圣相提并论。”瑞帝见蔡元明不言,冷哼了两声说道。

  “草民不敢!”蔡元明说道。

  神情极为真诚,语气却是很敷衍。

  瑞帝倒也不恼,晒笑一声说道“也并非朕妄自尊大,别说文武之道,就是汉高祖,朕也只能望其项背。不过,朕比他们更得天时,朕有这部律法。”

  瑞帝指着案前的一堆书本满是自信的说道,虽然他比不上文武先圣,然而经过千年来的摸索积累,在总结前代那些兴衰的经验后,他有了这本他自以为最为完善的律法。

  瑞帝相信,这本律法会让大瑞走得更远。

  蔡元明听了瑞帝的话仿佛看到一个拿了一把稀世宝剑的人说自己以后天下第一了。

  当然瑞帝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所以他对瑞帝所说的那把“稀世宝剑”立刻充满了好奇心,立刻趋身向前,瞅着那部律法,见瑞帝拿起,赶紧双手接过。

  蔡元明拿起那本被瑞帝示为珍宝的律法,翻开来,每看一页,便停下来细想一会,如此看了几页,便觉得其妙无穷,当然也不乏阴狠的地方。

  瑞帝见蔡元明神色变化,心想这蔡元明不亏是白云先生的弟子,还是个识货的,不禁有些意得的笑道“朕的这部律法如何?”

  “甚好,只是草民愚钝,恐一时无法全然领会这部律当其中的妙处。”蔡元明由衷的说道,只是看了几页,便觉得他手中拿的是迄今为止他见过的最完善的律法了。

  “不急,时间还早,你就慢慢的在此领会,朕且先把今日的奏书给批了。”

  瑞帝很满意蔡元明的回答,他原本不安的心又从这部他花费了几年心血的律法上找到了力量,终于安静了些。

  蔡元明见瑞帝说完就不再理他,专心的批阅他的奏书了,便也低头专心研究他手中的那部律法。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瑞帝将奏书批完,见蔡元明仍然沉浸在他的那部律法之中,心中又安稳了些,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便半躺在塌上闭目养神。

  只是,这神,瑞帝是如何也养不了的,一闭上眼静,瑞帝便无法控制的思虑如何才能永保江山,如何才能让自己的子孙,至少是将来坐到这个位子上的子孙不昏庸。

  想起蔡元明的那句“爱子之心”,想到张少侠的懦弱,瑞帝禁不住忧虑自己打下的这片大好江山谁才能守住。

  曾经,瑞帝是真的很意属三皇子李啸风,后来不知怎的一切都偏离了正道,三皇子竟然谋反自杀。

  如今,他所意属的,会不会也会偏离正道,想到这里,瑞帝心中一惊,猛的睁开眼,摆了摆头,强迫自己将那个念头压了下去。

  此时的蔡元明仍然沉浸于那部律法中,未觉察到瑞帝的异样,外面响起了丁零谨慎而又带些犹豫的声音“皇上,午时已过,您该进膳了。”

  瑞帝瞧了眼蔡元明说道“嗯,端进来吧。”

  不一会,丁零轻手轻脚的将饭菜端了进来,偷看了下瑞帝的脸色,便又极为麻利的收拾好退了出去。

  瑞帝端直汤喝了两口,直觉无味,随后停下来又瞅了瞅仍在看律法的蔡元明说道“蔡先生,你来和朕一起用膳吧。”

  蔡元明早就被丁零的声音惊醒,听到用膳,方才觉得自己也有些饿了,只是此时此刻再饿也不能找吃的,于是便又继续把律法当作食物了,听到瑞帝传他一起用膳,哪敢当真,连忙说道“谢皇上恩宠,草民不饿。”

  “不饿,也陪朕一起用膳。”瑞帝说道。

  “草民不敢。”

  瑞帝当即笑着看了蔡元明一眼说道“先生什么时候这么拘束了。”

  “那草民就斗胆了。”

  蔡元明方才放下手中的律法,谢道。

  “你们这些书生啊,就是喜欢装模作样,非得让别人三请四邀的。”

  瑞帝喝了口汤又继续说道“朕可不能惯着你们这些脾气,你自己随意些吃,可别到时又背地里讥议朕不礼遇你们读书人了。”

  “罪过,罪过,草民哪敢。”蔡元明见瑞帝是真让他陪着用膳,也就不再拘束,拿起饭筷便吃了起来。

  瑞帝见蔡元明吃得香甜,方才也有些食欲。

  “你说朕有爱子这心。”蔡元明吃的正香甜,突然听到瑞帝长叹一声说道,赶紧将口中的饭吞咽下去,驻筷做受训状。

  “嗯,怎么不吃了,吃,随边吃,朕就是与边吃与你边说些家长。”瑞帝说道。

  蔡元明听了,干笑两声,心中发苦。

  家长?这与皇帝说家长,搞不好就要出人命的。

  这天下,自古至今,还没有谁参与了皇帝的家事能够全身而退的!

  吃顿饭,搞不好就要掉脑袋,这饭,他能吃得下去吗?

  一时间,蔡元明的精神又高度紧张起来,哪里还有食欲!

  “你大概也只是随便说说。可是说出来你也许不信,朕除了这江山,最为看重的就是朕的家人了。朕想朕的这个家和和顺顺,夫妻和睦,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可是朕偏偏一样没能做到。”

  “朕不用猜,就知道你们一定在心中腹诽朕无情,说朕冷血,笑朕逼死了自己的妃子,杀死了自己的儿子。”

  “你们看到的全是朕的无情,冷血,可是没人知道朕心中有多少苦在翻腾,没人知道朕用了多大力气来掩隐这些苦,因为朕是这天下之主,朕必须保持冷静,必须让你们看到一个强大的不可战胜的君王!”

  “如此,这个世界才能平静!大臣们都暗里

章节目录